打黑要真打,除恶须务尽!打黑形势泰山压顶,涉黑局长安如泰山?

栏目: 法制 来源:天下说法 编辑:小编 时间:2018-11-19 20:04

打黑形势泰山压顶涉黑局长安如泰山 从检察院的《报告》看许方军等人涉黑及调查存在的问题 我们是河南省商丘市的打黑民警,曾无数次举报许方军(曾任商丘市公安局副局长、开封公安局长,已免职)等人的涉黑问题。去年省公安厅纪委(请注意,是纪委而不是侦查部门

打黑形势泰山压顶 涉黑局长安如泰山

  ——从检察院的《报告》看许方军等人涉黑及调查存在的问题

  我们是河南省商丘市的打黑民警,曾无数次举报许方军(曾任商丘市公安局副局长、开封公安局长,已免职)等人的涉黑问题。去年省公安厅纪委(请注意,是纪委而不是侦查部门)进行了调查,但至今没向我们反馈。有证据证明,调查完全是掩盖性的,完全是许方军操纵的,编造了许多谎诞不经离奇古怪的故事。我们曾请求当着领导或媒体的面与调查者对质,无人理睬。许方军等人的涉黑问题之所以迟迟揭不开,很大程度上因为这个掩盖性的调查,我们之后的众多举报都被它挡住了。可能说我们诬陷吧,反正不了了之。那么好吧,检察院不会诬陷他吧?来看看虞城县检察院形成的《发现保护伞问题的报告》。这是他们起诉时审查案卷发现的,因案情重大,形成此文向上级检察机关报告;同时告知我们专案组要求侦查。报告列举的包庇黑社会的事实和证据,匪夷所思,虽不显示谁是报护伞,却言之凿凿地指出有报护伞,与我们查出保护伞证据相互印证。本文就《报告》中的几个问题,以我们查获的证据作进一步补充,以铁的证据证明许涉黑。

  我们要质问的是,包括厅纪委调查组成员在内,谁敢说该案没有保护伞?既然有保护伞,为何不移交刑侦部门侦查?! 在许方军等人的庇护下,这个黑社会团伙至今仍有110多名成员逍遥法外--这里不是笔误,确有110多人没归案;这么庞大的以黑养商团伙一分钱未收缴;首恶李虎被出奇轻判……不敢相信吧,打黑形势如火如荼,竟有这么大一黑洞?这说明有一个与许方军有巨大利益关系的小圈子拼死保护他。

  看来中央判定的“反腐形势依然严峻”多么地英明正确!

 

  附:检察院报告原文

  《虞城县人民检察院在审查起诉李铁良等人涉黑案件中发现的具体问题的报告》

      查处职务犯罪是宪法和法律赋予检察机关的神圣使命和职责。我院受上级院的指定在审查起诉李铁良等十四人涉黑犯罪案件的过程中,从案件的卷宗材料中反映出很多的有可能涉嫌职务犯罪的情况,我们在依法审查起诉李铁良等十四人的同时,根据卷宗材料反映的突出问题,特报告如下几个问题。

 

  一、对一个伤情在卷宗中出现三个不同级别、内容不同的法律鉴定,令人费解。

  1、主要事实   1998年10月8日19时许,被告人李建新、李建国、侯斌、李辉伙同他人因给被告人李铁良出气,要李虎(在逃)的带领下,在商丘市梁园区团结路新苑附近持猎枪、刀寻找谢勇(谢法玺)报仇,李虎对谢勇连射两枪,第一枪因枪哑火没有击中谢勇。而后上述被告人追被害人谢勇并用刀将其砍伤。1998年10月20日梁园区法医医院对谢勇作出的法医鉴定结论为重伤。2000年11月27日河南省人民检察院对谢勇作出的法医鉴定为轻伤。2008年7月12日商丘市刑警支队委托商丘京九司法鉴定中民对谢勇重新鉴定结论为重伤。

  2、鉴定不尊重事实:据2008年9月8日李铁良供述:“原来作的是重伤,后来我们按程序进行了申诉,要求重新鉴定,结果是河南省检察院最后按轻伤下的结论。”“先找的梁园区检察院的朱军,朱军给我说,我们和作重伤的单位----梁园区公安局是平级,无法推翻他们的结果,只有去上一级的省检察院去作,才能有效。记得中午说过这事,下午我和朱军、邻居郭少林三人开车去了郑州,在省检察院招待所,我交给了朱军现金三万元,叫他去找人跑这事,第二天,有郭少林开车拉着省检的法医去开封一监给谢法玺的伤情进行了重新鉴定,我在招待所等,下午,他们回来后,立即将谢法玺的轻伤鉴定结论出来了,我们三人又返回商丘,到家都夜里十二点了。”

  从李铁良的供述中我们可以看到对被害人谢勇的轻伤鉴定确实存在令人怀疑的地方,存在人为的因素。

  梁园区人民法院就是依据这个轻伤鉴定于2001年元月5日对李虎、庞松岭均作出一年有期徒刑的判决。

  3、判决书存在的问题。

  (1)、定性不准。根据当时的证据材料,尽管李虎投案后不供述其有拿枪的事实,但被害人谢勇陈述李虎用枪向他射击,证人杨玲、张军、刘景莲的证言均能证实有人拿枪并听到枪响,同时同伙人庞松岭在1999年2月4日的第一次的供述材料中也供述称:李虎拿杆枪。是单管猎枪,枪管截了,后把截了,枪有60--70公分长。上述材料足以证明在伤害谢勇的过程中,李虎持枪射击谢勇,足以致其毙命,仅认定故意伤害罪显属不当。

  (2)、判决书不显示附带民事诉讼的情况显属不妥。作为伤害案件,无论是轻伤还是重伤,在审判环节都应当通知被害人,告知其是否附带民事诉讼。但从李虎、庞松岭故意伤害谢勇的判决书中不显示民事诉讼的情况,不显示被害人对民事赔偿的任何意向。不知是司法机关没有告知被害人还是被害人放弃了民事诉求。

  (3)、量刑畸轻。从卷宗材料可以证实多人追赶被害人谢勇并致其受伤,在梁园区造成了较为恶劣的影响,在没有民事赔偿的情况下,仅对较多的涉案人员中的李虎、庞松岭作出有期徒刑一年的判决,没有充分体现出罪刑相适应的刑法基本原则。

  案件处理中存在的问题:

  1、由于李虎在轻伤鉴定结果出来后投案,但没有如实地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对持枪一事予以隐瞒,包庇其他同伙人,当时此案在梁园区轰动较大,公安侦查机关没有引起足够重视,致使其余的参与人员如李建国、李辉、侯斌、李建新等人一直逍遥法外至今。

  2、轻伤鉴定、判决书都不显示对被害人的告知。对谢勇的轻伤鉴定、对李虎、庞松岭故意伤害谢勇的判决书都不显示对被害人的告知。显示的是这一切都是在被害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作出的。被害人谢勇出狱后于2008年6月30日轻伤鉴定不服,认为有人为因素,向商丘市公安局申请重新鉴定。2008年7月12日商丘市刑警支队委托商丘京九司法鉴定中心对谢勇的伤情重新鉴定结论仍为重伤。

 

  二、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的伤害案件不捕确属不当。

  1、主要事实。2002年9月24日22时许,被告人李铁良为夺取揭阳的托运线路经营权,以被告人张艳华与韩爱奎在商丘市“天上人间”歌舞厅发生争吵为由,指使李虎带人在京港超市门口,手持木棍、铁棍将韩爱奎殴打致伤,经法医鉴定韩爱奎之损伤为重伤。2005年6月28日商丘市人民检察院和商丘市公安局法院联合对韩爱奎的伤情进行文证审查,认定为:轻伤重型,待办案单位查证后,另行详定伤情。

  2、对张艳华不捕显属不当。2007年5月7日张艳华被商丘市公安局梁园分局以寻衅滋事滋事罪刑事拘留。2007年6月13日张艳华被梁园区人民检察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予批捕,之所以不捕就是依据的市检察院和市公安局联合对韩爱奎伤情的文证审查,根据刑法的规定,就是轻伤害也已构成犯罪,也应追究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责任,也应作出批捕的决定,再有公安机关在预审环节继续侦查而不应轻率作出不捕的决定,使张艳华得以取保侯审,没有受到应有的刑事处罚。

  3、卷宗中出现虚假材料:

  根据卷宗的材料显示,2005年12月6日韩爱奎以自诉的方式向梁园区人民法院递交自诉状。2006年2月26日韩爱奎向梁园区人民法院递交“申请撤诉书”。以上材料证明的方向是被害人已经撤诉,不再要求追究犯罪嫌疑人张艳华的刑事责任,但2008年8月5日商丘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鉴定意见为韩爱奎【撤诉书】上的按印指纹不是韩爱奎所留。

  从以上自相矛盾的材料中我们认为卷宗中出现虚假材料,办案人员有涉嫌徇私舞弊、放纵犯罪之嫌。

  4、案中主犯李虎没有受到应有的刑事追究显属不当。

  根据当时的卷宗材料,被害人韩爱奎,嫌疑人张艳华均能证实是李虎带人将韩打伤,尽管李虎到案后拒不承认是其所为,但根据被害人韩爱奎,嫌疑人张艳华的材料足以认定李虎故意伤害韩爱奎的犯罪事实,应追究其刑事责任。但李虎却以查不清犯罪事实被取保候审,没有受到追究,得以逍遥法外继续在社会上为非作恶。

 

  三、同一部门对同一物品作出的价格评估悬殊巨大不知原因何在。

  1、主要事实。2005年12月10日,被告人李铁良女友许彩虹在商丘市清水湾洗澡时,因浴资问题与服务员发生争执,被告人李铁良便纠集、指使房德印等二十余人持刀、棍将清水湾一楼大厅物品砸毁。

  2、评估情况。案件发生后2005年12月21日商丘市梁园区价格认定中心对清水湾被毁物品接受商丘市公安局梁园分局的委托重新评估为27650元,相同的被毁物品、依据相同的评估标准、同一评估部门,评估出的结果却相差巨大,令人费解。2007年2月13日梁园区人民法院依据重新评估的价格对李铁良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如果被毁的物品评估的价格为115800元,就应处以比二年有期徒刑更高的刑罚。

  3、对事实清楚、证据充足的犯罪事实在起诉书判决书不予认定。我们不明白其中原因。在对李铁良打砸“清水湾”的起诉书和判决书中,我们现有这样的一起犯罪事实,卷宗中该起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但在起诉书和判决书中均没有予以认定,不知是证据采信的标准不一样,还是承办人员的一时疏忽。

  主要案情是:为争夺“喜来登”国际广场的沙石料供应权,李铁良指使张三东(在判决书中显示名字叫张道营)伙同他人将同为供应沙石料的陈岭的轿车砸毁,交接将朱伟打成轻伤。根据当时的卷宗材料,李铁良本人供认,张三东亦供述印证是受李铁良的指使,有证人陈强的材料予以印证。梁园区人民检察院在起诉书没有指控该起犯罪事实,梁园区人民法院在判决书中也没有对该起犯罪作出判决,也不显示有何司法建议。我们认为在该起判决中作为该案的主犯李铁良应列为第一被告人,而不应列为第二被告人,李铁良没有受到应有的刑罚处罚。

 

  四、涉黑案件的主犯李虎(目前在逃)在犯罪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的情况下却没有受到刑事追究,没有彰显法律的公正性。

  1、主要事实.2003年12月11日下午4时许,以托运站工人受欺辱为由,李虎纠集十多人持刀、钢管、棍等物到红袖招洗浴中心谩骂滋事,并将红袖招工作人员申广财、王宗慧、李照才殴打致伤。经法医鉴定申广财、王宗慧之损伤为轻伤,李照才之损伤为轻微伤。

  2、李虎属主犯,在采取强制措施的情况下却没有受到刑事追究,令人不解。这是一起二人轻伤,一人轻微伤的恶性寻衅滋事案件,认定李虎为此犯罪活动的主犯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商丘市公安局梁园分局在“起诉意见书”中将李虎列为第一犯罪嫌疑人于2007年6月26日移送审查起诉,但梁园区人民检察院在提起公诉的“起诉书”中却没有提及李虎的处理情况,甚至在叙述查明的犯罪事实时就没有提及到李虎,在梁园区人民法院的判决书中更不显示李虎的判决情况,李虎在公安移送审查起诉时是批捕在押,在起诉时却没有起诉,也不显示处理的情况。我们审查后认为这是放纵的行为,使李虎得以逃脱法律的追究,又于2008年4月,伙同他人在商丘市“苗寨风情”饭店设宴,邀请梁园市场内的客户数十人参加“赴宴”,并每桌安排一个打手,以语言相威胁,强迫客户签订协议,走货时必须在他们所开的托运站走货,实施了强迫交易的犯罪事实。

 

  五、公安机关移送的多起打人致伤的案件找不到原始的处理卷宗,致使在涉黑案件的起诉书中不能准确地认定犯罪事实。

  1、基本案情  2003年7、8月份的一天下午五点多钟,因争夺托运生意,李虎指使一伙人在商丘市财经学校北门附近把李世杰和兰舟殴打致轻伤,安军、安钢和小利被殴打致轻微伤。此案经当地派出所处理,当时被现场抓获两个犯罪嫌疑人,据犯罪嫌疑人李铁良供述是其出面找人活动交了27000元的保证金将被抓获的两人取保出来,但此案的卷宗材料原办案人员却诉称找不到了,令人费解。

  2、2003年8、9月份的一天,被告人董杰受李虎指使,为争夺托运路线,伙同他人在蔬菜公司家属院将安军殴打致轻伤。公安机关办案人员诉称找不到伤情鉴定。

  3、四、五年前秋天的一天晚上,被告人李建新因其哥与人发生矛盾,便伙同他人在商丘市世纪大酒店将此人用刀扎伤,经法医鉴定此人之损伤为轻伤。此案经当地派出所处理,但现在公安机关办案人员诉称找不到卷宗和伤情鉴定。这些事实公安机关均作为寻衅滋事、故意伤害的犯罪事实移送起诉,我们审查后也认为应在起诉书中予以认定,但给公安办案人员多次交换意见都是找不到鉴定结论,因为找不到法医鉴定,上级又限期起诉,我们没有办法在提起公诉时准确地认定真正的伤情,准确地认定犯罪事实,从以上的案件也可以看出,办案人员不及时地移交卷宗归档,存在很大的问题。

  以上是我们在审查李铁良等十四人涉黑犯罪案件的过程中发现的一些认为应向领导反映的问题,上述材料以原卷宗记载为准,如有不当之处或不当之言,敬请批评指正。

  虞城县人民检察院公诉科

  2008年12月2日

  [报告中提到的李虎“在逃”,是许方军通知]

  请看一份当时形成的讯问材料:

  从一份《讯问笔录》看许方军涉黑及调查人员掩盖问题

  [附:讯问笔录全文]

  讯问笔录

  时间:2008年9月11日22、10至23、50分

  地点:虞城县公安局麦仁责任区中队

  讯问人:刘彬、马林(虞城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民警)

  记录:马林。

  被讯问人:李铁良。

  问:我们是虞城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的民警,受领导指派对你讯问,希望你如实说,不准说谎作伪证,否则要负法律责任,你听清了吗?

  答:我听清了,保证如实说。

  问:公安机关调查你、准备抓你的消息,你是咋知道的?

  答:是我侄子李虎告诉我的。你们刚成立专案组,今年7月份,李虎就给我说,成立专案组了,负责人是刘玉舟,还从梁园分局抽调民警韩振清、雷伟等人。

  问:你把详细情况说说?

  答:李虎共通知我两次让我外出躲躲,第一次是今年7月初,具体日期记不清了,有一天傍晚7点多钟,我当时在商丘睢阳区再水一方洗浴中心102房间和几个朋友打牌斗地主,我接李虎一个电话,问我在哪里,有事给我说,我说在再水一方。放下电话,一会李虎和郑洪波(李虎司机)就开车到再水一方了。我坐上李虎的车,郑洪波开车,我和李虎坐后边。李虎说:“铁叔,你出去躲躲吧,刘玉舟局长又查咱李家勒,都成立专案组了,刘玉舟局长负责,把梁园分局防暴大队的韩振清抽来了,还有雷伟等人”。我不相信,说李虎你别疑神疑鬼,我才从监狱出来我能有啥事?李虎看我不信,给我说“是三哥说的。”

  问:三哥是谁?

  答:我只知道他小名叫三。李虎07年被梁园分局拘留5个月,就是托这个叫三的花钱找的梁园公安分局许方军局长把李虎弄出来的,这是李虎从监狱出来亲口说的。李虎是07年7月份出来的。

  问:接着往下说?

  答:郑洪波开车将我送到阳光花园,李虎和郑洪波开车走了。李虎临走时还安排我给李建新说一下,让他也出去躲躲。中间隔两天,我在家和朋友玩牌,晚上约7点多,当时还下着雨,我通知俺侄李建新开车来接我,建新开新买的奥迪车(黑色)接住我后,在车上我说:“建新,刘玉舟又查咱李家勒,李虎让咱俩出去躲躲。”我还把专案组有韩振请、雷伟给建新说了。建新不相信,建新说“铁叔你躲不?”我说“我刚从监狱出来几个月,我没事,我不躲。”建新说“铁叔你不躲我也不躲,李虎这几年抢人家的物流生意打了不少人, 他躲躲也好”。我现在想想后悔了,如果听李虎的话躲出去,你们也抓不住我了。在车上说会话,建新就把我送回家了。

  问:第二次李虎咋通知你的?

  答:今年8月初,和上次相隔约一个月时间,有一天中午大约1点多,我在家刚吃过午饭,刘勇用135*****999手机给我的手机15837003456打一个电话,刘勇说“铁叔在家吗?”我说在家,他说“你下楼我去接你”。刘勇开一辆法院的警车(刘勇在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工作)。我上车后见李虎也在车里。刘勇开车出了阳光小区的院门往西到十字路口又往南,最后停在了旧货市场南边路边。在车上李虎说:“铁叔你赶快躲出去吧,刘玉舟又调卷了。”我还是不相信。李虎说“前两天我在商丘盯住逃犯韩爱奎了,文化,盯了有3个多小时,我给‘三’打电话,让‘三’给许方军局长打电话,目的是让梁园公安局抓住韩爱奎,后来‘三’回电话说,给许方军局长打电话了,许局长说卷都让刘玉舟调走了,我没法抓,可能是韩爱奎那边找刘玉舟了,你让虎子躲躲吧。”是‘三’把话学给李虎的。当时说这话时车上就俺仨人。我问虎子以前那些话是谁给说的,虎子说都是许方军局长告诉“三”,“三”再给虎子说的。虎子态度坚决相信,我还是不相信。虎子说许局长给咱透这个消息,你不信,我信;你不躲出去,我躲出去。说完把我送回家,刘勇他俩就开车走了。临走虎子还说去郑州找三哥。从那次见面后虎子再没露过面,再没给我联系过,你们这次抓捕,我和建新、建国都被抓住了,就李虎(小名虎子)跑掉了。

  问:韩爱奎是咋回事? 答:韩爱奎是李虎物流生意上的竟争对手,韩爱奎因寻衅滋事被逮捕,现在逃,李虎通知公安机关抓他,也是想除掉竟争对手。

  问:谈谈“三”的基本情况?

  答:他是虎子的朋友,好象是干生意的,三跟许方军关系特别好。我没见过这个人,虎子都是喊他三哥。这是我砸清水湾蹲监狱期间虎子认识的朋友。以前虎子出事都是我摆平。

  问:还有啥?

  答:我配合政府把问题谈清楚,希望政府给我保密。

  问:以上你看看,记录的对吗?

  (以下为李铁良手写)以上我看过,和我说的一样。

  李铁良 (签名)

  讯问笔录中的被讯问人李铁良是李氏黑社会团伙的二号人物,被以黑社会等罪名判刑20年。李虎是李铁良的侄子,黑社会团伙的一号人物,在许方军通知逃跑后被公安部通缉。在刘玉舟等30多名打黑民警遭许方军及其买通的市公安局原局长许大刚疯狂报复而悉数被抓被查后,李虎在许方军的安排下投案,被出奇地轻判了七、八年刑(因属暗箱操作,具体刑期不详)。李氏团伙共有成员150人,作案300多起,控制商丘物流业百分之八十以上。曾组织大规模枪战,致多人受伤;枪杀谢发喜未遂后,将谢的双脚脚筋挑断,眼睛扎瞎;无数次地组织大规模聚众斗殴,其中白云广场、商学院门口、梁圆大市场3场械斗参加的歹徒均超过二百人;仅物流业竞争对手被残害的就不下百人。李虎的“出警队”(打手)打遍商丘,娱乐场所、洗浴中心、楼堂馆所、沙石料场乃至基层政权的选举,无不留下他们的刀光枪影。

  2008年经刘玉舟带领的专案组打击,40多人被判刑;因许方军等保护伞对打黑民警的疯狂报复,该团伙又被庇护下来,至今仍有110多名成员逍遥法外。

  大家别忽略一个重要线人——最早传达许方军信息指令的神秘“三哥”,这个人神通广大,在商丘一手通天、黑红通吃,多少人提起来噤若寒蝉。“三哥”到底是谁呢?天网恢恢,我们拭目以待—相信很快会浮出水面!

  2008年7月1日,市局4位领导许大刚、许方军、王玉坤、刘玉舟商议成立打击李氏黑社会团伙专案组,刘玉舟任组长。会议中午12点半结束。专案组工作后不久发现,李虎7月1日上午还在每天必去的梁园大市场转悠,下午突然不见了,之后再没有出现过。提取手机通话记录发现,下午1点两部手机同时关机。这说明4人研究成立专案组后半小时,李虎就接到通知,从时间及知情范围看,4人中必有人给李虎报信。证明上述事实的证据有多项,其中李虎的通话单为客观证据,由专案民警张永建提取保存。后张永建被许方军一伙制造借口逮捕,惨遭施暴,被打得不能站立。 9月8日,专案组统一行动,抓获了14名骨干成员,其中有李铁良。抓获李的民警赵礼朋后被许方军制造借口逮捕,另一名参与抓捕的民警沈其才被刑拘后愤然自杀。

  审讯李的刘彬、马琳是虞城刑警大队教导员和副大队长。二人都是富有经验的侦察员,证据意识很强,在形成笔录的同时进行了同步录音录像,尽管当时并无必须录音录像的规定。后刘彬被非法拘禁,马琳被逼自杀,但两份证据被打黑民警以生命为代价保存下来。现在这两份证据的原件还在我们手里。

  在形成笔录前,刘彬马琳感到事关重大,电话请示刘玉舟是否作记录,刘让二人如实记录。后刘玉舟被制造罪名判刑。 2010年许方军疯狂报复打黑民警时,20多名民警被非法控制,马琳、靳飞、马朋飞、魏万立、焦扬侥幸脱身,5人一起到北京反映情况。为堵塞漏洞,许方军先行带人“调查”了自己的涉黑问题,结论是打黑民警诬陷他,李铁良等人出具的许方军等人的涉黑证言是刘玉舟教的。

  2016年许大刚被省纪委查处后,我们开始举报许方军的涉黑问题,并在网上公开披露。许方军后调任开封市公安局长,2018年9月被省纪委免职,原因是其公开恶毒地攻击谩骂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的重大决策部署,特别是攻击反腐斗争,定性为“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调查”。去年,在许还是开封公安局长时,省公安厅纪委抽调人员对我们的举报进行了调查,但不了了之,至今没向我们反馈。

  调查技巧可是大了去了,针对这次调查不由得让我们想起历史上的杨翠喜案。清朝末年,袁世凯举荐部下升职,向朝廷考察官员载振巨额行贿,以10万银相聘促成倾国倾城的天津名优杨翠喜嫁载为妾。袁的部下一一提拔。事闻朝野,舆情,御史赵启霖弹劾,慈禧派孙宝琦核查。这就是轰动一时的杨翠喜案。袁又向孙行贿。调查结果是:杨翠喜早于一年前嫁给了富商王宜孙,根本不认识载振,有王、杨的结婚日期、照片、开支用度凭证、礼金账目及100多份证人证言为证。袁、载无事,赵启霖以诬陷罪入狱。

  作弊者的伎俩总是惊人相似。有证据证明,厅纪委的调查完全是在许方军操纵下进行的。

  下面就让我们以这份笔录及相关的证据说话,证明许方军涉黑及厅纪委调查存在的问题。

  在形成这份笔录之后,我们又多次对李铁良讯问,形成了六、七份笔录,并进行了同步录像。李铁良除该笔录中许方军涉黑内容外,还详细交代了多起案件受包庇的经过,涉及10名民警充当保护伞。这些证据都在我们手里。 在李铁良那次交代的前两小时,另一嫌疑人李建新即李虎让李铁良通知逃跑那个人,向另一组审讯民警作了交代,内容与李铁良的交代吻合。之后,证人郑洪波、刘勇也分别出具了与李铁良交代相吻合的证言。 以上3份证言,在许方军带人“调查”时被说成是逼取的。厅纪委的结论不得而知,但从我们了解的其调查态度看,应与许方军的结论相仿。如证人郑洪波,李虎的司机,年龄小,跟李虎时间短,没参与过团伙犯罪,经派出所长梅建做工作,在梅及其父的陪同下到专案组作证。梅建后来因坚持说没有对郑逼供而被制造借口逮捕。专案民警对郑洪波问话时,其父就在门口,问完就让他回去了,没有逼供。但许方军那次“调查”认定的是打黑民警逼供。厅纪委调查人员拿着许方军“问”出的证言,问郑是真的吗?如不是真的,郑涉嫌伪证罪。结果可想而知了。 证言属可变性证据,随时随地都可能改变。认定其真伪,要看有无事实发生,有无其他证据特别是客观证据相印证。还是让客观证据说话吧。在形成笔录后的第5天即9月16日,我们提取了李铁良手机通话单。有两点需要说明:一是李交代在前,提话单在后,证据具客观性;二是笔录形成前没有监控李的电话,没有提取其话单,这有技术侦查审批手续档案为证。法律规定,被客观证据印证的证言是可以作为定案根据的。这份话单现仍在我们手里。通话单完全印证了李交代的三次联系: ---7月初在再水一方打牌时那次联系,时间是7月3日,郑洪波的手机是主叫,李是被叫,通话时间30多秒。李的手机位置在再水一方。这就是笔录中显示的李虎第一次通知李铁良潜逃的那一次。 ---7月6日,有李铁良为主叫打给李建新的电话,即李虎让李铁良通知李建新逃跑那次,李铁良的手机位置确如其所言在其居住的阳光小区。为了验证李交代是否属实,我们当时还回查了7月6日的天气,确实如李所说“当时还下着雨”。 ---8月16日,刘勇为主叫李为被叫有一次通话。二人手机位置均在阳光小区,与李交代的刘勇说“你下楼我去接你”相吻合。此后二人的手机移动到华夏路,也与李的交代吻合。 此外,韩爱奎的证言及通话单均证实他是8月14日回的商丘,与李虎给李铁良说“前两天盯住韩爱奎了”吻合;韩也察觉到了李虎的打手盯梢他。

  有这样的客观证据相印证,李铁良的交代能是别人教的吗?如果不是事实,包括李铁良在内,谁能编出这三次通话且又被客观证据印证呢? 我们要质问的是,厅纪委调查人员是怎样解释这三次通话的?你们讯问李铁良了吗?如果没问,为什么不问?如果问了,李铁良敢说不是真的吗?有这样的证据,许方军有重大涉黑嫌疑!既然有重大涉黑嫌疑,为何不移交刑侦部门开展侦察?这些情况你们如实向领导汇报了吗?

  李虎团伙因受许方军包庇而毫发无损的事实,有案卷材料为证。

  厅纪委调查组的各位领导,你们敢说刘玉舟任局长时没有成立“猎虎专案组”吗?敢说许方军没有取消“猎虎专案组”吗?敢说许没将李虎交信访民警、只查红袖招一案吗?敢说这不是保护伞吗?你们向领导汇报这些情况了吗?你们为何不移交刑侦部门开展侦察?

  【“挑谢发喜脚筋案”中保护伞的事实与证据 】

  黑社会头子李虎带二十多名打手报复谢发玺。李虎连开两枪射杀谢未遂后,众歹徒将谢的双脚脚筋挑断,眼睛扎瞎,致谢四处重伤、十四处轻伤、数十处轻微伤(法医杨西真、梁连海鉴定)。时任公安局长孙传辉与黑社会头子李虎、李铁良在东方宾馆密谋后让李虎投案,将李虎持枪杀人情节隐去、一人担责二十多名歹徒漏网,通过重金收买把谢的法医鉴定篡改为轻伤,本当判无期以上的李虎只判一年,参与戕害谢发喜的一二十名歹徒一个也没抓。十年后我们查明,是孙传辉等人受贿后精心操作的。

  对于此案调查组没有调查。调查组的领导们,法制,你们敢说李虎开枪杀人的事实没有被隐匿吗?敢说法医鉴定没有猫腻吗?敢说李虎没被匪夷所思的轻判吗?敢说没有故意放纵参与该案的一二十名团伙成员吗……敢说这不是保护伞吗?你们为什么要放纵涉黑犯罪?

  【“案卷中出现假材料”等问题一案中保护伞的事实与证据】

  为垄断物流业务戕害竞争对手,打掉受害人8颗牙齿。办案人员伪造受害人签名的一系列假材料,将案件神秘调解,而这一切,受害人竟浑然不知。六年后调查此案时发现,受害人韩爱奎被打掉8颗牙齿本属重伤却被鉴定为轻伤,自诉状上出现假签名,调解书上没有受害人签名。经查证“自诉状”和“撤诉状”及“调解书”都是梁园分局预审大队长姚普选、魏敏等人操作的,轻伤鉴定是通过行贿3万元给商丘市公安局法医齐超出具的假结论。最后,姚普选、齐超、魏敏三人被判刑,舆情,但刑警大队另几位办案民警因局长许大刚庇护未能受到追究。

  【打砸红袖招案对李虎包庇的事实与证据】

  李虎是以打砸红袖招案向许方军投案的。案情是:2003年12月11日,李虎以打手与红袖招纠纷为由,带10多名歹徒持钢刀、铁棍等凶器冲进红袖招,见人就打,见物就砸,将申广财、王宗慧打成轻伤、李照才等多人打成轻微伤,损毁财物10余万元。李虎投案后,其4名打手被抓获。开始李被列为第一嫌疑人,但5个月后,李虎突然被取保,4名打手却被起诉判刑。一年后我们侦办此案时,不但我们,负责审查起诉的检察官也发现了问题,在形成的“发现保护伞问题的报告”中写道:“涉黑案件主犯李虎在犯罪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的情况下,却没有受到刑事追究,没有彰显法律的公正性。” 匪夷所思吧?黑社会头子投案,不但其庞大的犯罪集团毫发无损,且是在早已成立专案组的情况下毫发无损,其本人投案时承认的案件,打手均被判刑的情况下本人却能免责,太荒唐了吧?简直是荒唐透顶!

  证明上述事实的证据有:1、李虎打手的判决书。 2、证明李虎犯罪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的案卷材料。 3、李虎的取保手续。

  厅纪委调查组各位领导,你们敢说我们以上所述有一个字是假的吗?敢说这不是保护伞吗?你们为何不移交侦察?

  【重伤韩爱奎案对李虎的包庇】

  李虎投案被采取强制措施期间还发生一件事:张艳华被抓获,坐实了李虎重伤韩爱奎案。案发2002年9月24日,李虎为争夺广东揭阳的物流线路,以客户张艳华与另一物流业主韩爱奎发生争执为由,亲自带多名打手持凶器将韩打成重伤,韩的8颗牙齿被打掉。因办案人员的故意袒护,调查,只取了韩指证李虎的证言,李被取保,后不了了之。 2007年5月7日,请记住这个日期,这一天张艳华被梁园分局抓获,出具了亲眼看见李虎带人重伤韩的证言;此时李虎正因红袖招案向许方军投案关在看守所。但是,在足以认定李虎犯罪事实且在押的情况下,李虎被取保,众多打手一个也未抓捕(韩爱奎、张艳华都证明李带着10多名打手)。一年后,参与该案的多名打手被刘玉舟带领的专案组抓获判刑。

  证明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案卷中韩爱奎、张艳华的证言。 2、李虎多名参与该案的打手的判决书。 3、李虎的取保手续。

  厅纪委调查组的领导们,以上所述不是假的吧?你们是怎么查的?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我们知道你们都是从一些市局抽调的,这一桩桩一件件被有“证据之王”之称的客观证据证明的事实,你们是不是压根就没向省厅领导汇报?你们中某些人的态度实在不敢恭维。至于背后原因,天知道!

  【检察院提到的“主犯李虎被放纵”背后的保护伞问题】

  检察院列举的这个问题,与李铁良交代的“07年李虎被梁园公安分局刑拘,花钱找许方军弄出来的”是同一个问题。 刘玉舟调任梁园分局长后,因赵全喜被伤害案,在查明李氏团伙已坐大成势,拥有150多名成员、作案300多起后,报请市局崔保连局长、王玉坤副局长批准,成立了“猎虎专案组”,因李虎在逃暂未收网。在刘玉舟因病调离的第3天,即2007年3月21日,李虎向接任局长的许方军投案。此前李虎曾托人给刘玉舟送10万现金被退回,欲送价值百余万的复式楼被拒绝。李虎在换局长后投案,本身就充满玄机。刘玉舟闻讯后给许方军打电话,详细介绍了李氏团伙的罪行及分局成立“猎虎专案组”情况。不料许方军作出了“惊世骇俗”之举:取消“猎虎专案组”,把投案的李虎交给信访中心刘亚飞等人处理,且只处理李虎投案时承认的打砸红袖招一案。这就把这个150多人、作案300多起、已成立专案组实施打击的特大黑社会团伙保护起来。

  情节恶劣、性质严重!

  匪夷所思!触目惊心!!

  如此胆大妄为,举世罕见! 许方军这种“阻止其他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查禁黑社会”的行为,构成法定的包庇纵容黑社会罪。

  证明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梁园分局成立“猎虎专案组”情况,市局原局长崔保连、副局长王玉坤、分局长刘玉舟及专案民警赵礼朋、韩振清等人知情,局法制部门有立案审批手续。 2、当时李氏团伙有150多名成员、作案300起的事实,有众多团伙成员的判决书为证。 3、许方军解散“猎虎专案组”、只让查红袖招案的事实,有刘亚飞等人形成的讯问笔录、提捕、起诉书等法律文书为证。 4、李虎团伙因受许方军包庇而毫发无损的事实,有案卷材料为证。

  河南省商丘市公安局打黑专案组全体民警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Copyright © 2018-2020 社会与法制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在线投稿, 客服邮箱:shehuiyuf@foxmail.com

     

    未 经 许 可 不 得 转 载 本 站 文 章 和 建 立 本 站 镜 像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603017343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鲁)字第0063825545号 鲁B-1-4-20085043004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