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上花语遭实名控诉,有恃无恐的背后究竟靠着何方神圣?

栏目: 法制 来源:头条资讯平台 编辑:SHO1 时间:2019-04-14 09:34

2017年,小单+商城模式在直销行业狠狠的扬眉吐气了一把。随着近几个月来微商的层出不穷,小单模式也备受微商青睐,他们借助社交电商与被玩坏了的直销模式,疯狂开疆拓土,期望在短时间内业绩爆发,狠捞一笔,然后悄悄离去,深藏功与利。 这也致使众多经销商

2017年,小单+商城模式在直销行业狠狠的“扬眉吐气”了一把。随着近几个月来微商的层出不穷,小单模式也备受微商青睐,他们借助社交电商与“被玩坏了的”直销模式,疯狂开疆拓土,期望在短时间内业绩爆发,狠捞一笔,然后悄悄离去,深藏功与利。
 
      这也致使众多经销商操作变形,哪怕诈骗也在所不惜。近日,广州花之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遭到多人实名Diss,控诉其在运作过程中存在诈骗、传销行为,政法,这家仅仅成立了8个月、主打塑身内衣和价格低廉的化妆品、生活日用品的网络销售公司,是否真的存在这种问题?如果存在,它是如何通过“花言巧语”去吸引“猎物”上钩的?在它的幕后,又有谁为其站台?

 
 
 
 

来自受害者的控诉

 
 
 


 
      2018年12月,刘小云(化名)在劳动局技工学校参加美容培训,身为宝妈的她希望自己可以通过碎片时间赚点钱补贴家用。但她不知道的是,法制,培训师与花语经销商串通一气,社会与法频道,向她疯狂推荐花语产品,说服学员们加入花语,并将有想法的学员推荐给一位名为刘红梅的省代。
 
      刘红梅在做花语之前,做过19年非正式编制的教师,她通过套近乎、打感情牌、讲述高大上的花之语项目以及描述快速赚钱的美好蓝图打动了刘小云,政法,并说服她交纳5万元成为区域代理。
 
      但刘小云只有3万5千元,于是,刘红梅告诉刘小云:“剩下的1万5千元我来帮忙凑一部分,我们赶紧把区代开通,好快速发展市场。”并向刘小云索取1万5千元的欠条,就这样,刘小云终于开通了自己的区域代理。




 

但好景不长,当刘小云通过与刘红梅的聊天后发觉该项目类似于传销时,文化,她想撤退已经来不及了。




 

花之语以违反公司规定、负能量影响其他人以及触犯公司利益为由,将刘小云从区域代理降为合伙人,并发出公告。

 3.5万元的投入,1.5万元的欠条,换来了5000元的产品,以及一个被一脚踢开的结果,无论是谁,都无法接受这样的情况发生,为了验证事情的真伪,头条资讯平台深入调查,对于刘小云这一事件,其公司人员表示:“是有这个事,但主要原因是她自己不听话,不愿意发展事业,影响他人。降级决定是公司高层的决定,没办法解决。”
 
      那么,花之语项目究竟是什么?是不是传销?经销商究竟是否存在诈骗现象?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Copyright © 2018-2020 社会与法制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在线投稿, 客服邮箱:shehuiyuf@foxmail.com

     

    未 经 许 可 不 得 转 载 本 站 文 章 和 建 立 本 站 镜 像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603017343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鲁)字第0063825545号 鲁B-1-4-20085043004           
    Top